?新聞中心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a片在线观看免费 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
中企跨境并購十大趨勢
發布日期:2014-03-18

2008年至今五年間,被稱為全球經濟“救世主”的中企,伴隨著美國次貸和歐債危機為主的兩輪全球經濟危機,高調海外抄底,上演了一幕幕風生水起、波瀾壯闊的跨境并購“大戲”,引世人矚目。


    根據CVSource投資數據終端顯示,2013年1-11月,中國并購市場已完成交易案例共1731起,其中披露交易金額的案例1425起,披露并購交易金額共1051.86億美元,案例平均并購金額7381萬美元。其中跨境并購交易規模為365.54億美元,占比為34.75%;跨境并購案例數量達130起,數量占比為10.21%。



對此,摩根大通董事總經理、北亞并購部聯席主管連漣認為主要有有以下幾方面原因所致:


從宏觀面來講,2013年以來,全球經濟局面漸趨穩定,買賣雙方對目標公司的增長預期、風險因素判斷和估值更加接近,有利于交易的達成。


從微觀面來講,企業在金融危機時期暫緩了部分投資或并購的計劃,需求受到了連續幾年的壓抑。目前歐美上市公司持有的現金水平較高,存在為投資者創造投資回報的壓力,而并購則是為股東創造價值的一個重要選擇。


此外,目前全球債券市場的融資成本達到了歷史低位,股票市場持續回暖,美國等主要經濟體出現回升勢頭,買方和賣方的心態都非常積極,這些因素都更加有利于并購市場的增長,更有利于促成大宗并購交易的發生。


這些有利于并購的因素如果能夠持續存在和發揮作用,那么未來兩三年內的并購市場都可能會比較活躍。


在此大背景下,2014年來中企的跨境并購表現估計仍會非常強勁,且在發展趨勢上會發生一些變化。


一、跨境并購——從國家戰略到企業戰略


有數據顯示,幾年來中企跨境并購的標的呈現了從大到小的特點。多次參與中企跨境并購的中金公司認為,在這6年間,中企海外并購的特點仍以大中型交易為主。而從去年開始,這一現象已經發生了變化。?


中金投資銀行部董事總經理王子龍在“中國上市公司‘走出去’研討會”討論環節中表示,作為一個投行從業者,現在明顯體會到中國企業“走出去”在加快,但步伐的加快并不代表金額越來越大,現在明顯感覺并購數量越來越多,且中小企業作為標的在其中占有很大比重。中企海外并購的單筆交易金額均值呈下降勢頭。王子龍認為,這是中企更多地站在企業戰略角度投資的結果。?


法博律師事務所首席代表谷偉鋒也持同樣觀點。他認為,早期中國企業“走出去”多是對接國家戰略,反映的是國家層面的并購需求,這直接造成了當時中企海外并購單筆標的額巨大。而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型公司“走出去”,并已漸成趨勢,這些企業的并購是基于其自身需要,而非國家戰略。?


王子龍表示,中企海外并購的一個核心趨勢是分散化。隨著能源資源并購在整體并購中比例的下降,現在除原材料外中企其它許多行業,也希望通過并購獲得技術升級、開拓國際市場,建立國際品牌、網化營銷渠道等無形資產。以這些為導向的行業并購已經并將持續增多,導致產業出現分散化。?


這種趨勢會使行業門類眾多的中企積累和提升了各行業海外開發的經驗和實力。這種綜合素質高強的“大兵團級”新群體的形成,對提高中企整體的自主創新能力和國際競爭力會產生強勁的帶動作用。


二、并購主體呈現“多元化”


隨著并購標的的分散,中企跨境并購的主體也出現了多元化的轉變。Dealogic的數據顯示,近幾年,央企主導的油氣和礦業并購總交易額超過了國企主導的海外并購交易總額。


央企主導的海外并購總金額高達1343.05億美元,而其他國企主導的海外并購總金額則為737.04億美元,民營企業則僅為271.57億美元,央企領銜特征明顯。但現今越來越多的上市公司,甚至并購基金參與到了跨境并購中來。?


一位長期從事海外礦業投資人士認為,央企身影在下輪海外并購中的隱退,以及更多社會資金參與到跨境并購中,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中企在這一輪并購中的理性成分加大。


根據普華永道的報告,2008年-2012年,中國民營企業在每年單宗交易的平均金額從3630萬美元,增長至2012年的1.78億美元;已披露民企海外并購交易金額從2008年的36億美元增至2012年的255億美元。民營企業的投資額約占投資總量的三分之一。從2013年開始,在金融機構的支持下,民企掀起了大規模的并購浪潮。


而從交易案例比較集中的制造業和IT行業來看,則更多的是民企與國企共同參與,并且以民企為主導,交易平均規模較小。未來在國家“走出去”戰略的拉動下,將有更多的民企參與到出境并購中。


投中集團分析認為,近幾年在國家主導的大型能源交易的引導下,未來民企并購也正在成為一股不能忽視的力量,其興趣點是高科技和消費類行業。?


普衡律師事務所2013年10月23日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雖然市場存在波動性和不確定性,中企的境外并購勢頭不減。雖然中國國有企業和私募股權公司也將積極參與,但民企將成為跨境并購的主要參與者,有望成為中企海外并購活動的主力。

就中國市場而言,在過去五年中,我們看到崛起的中國民營企業積極尋覓成熟市場的優質并購目標,這對跨境并購的格局帶來了影響。展望未來,在交易數量上,中國民營企業將引領海外并購市場?!逼杖A永道中國海外投資人士黃佳說。


英特華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總裁楊亨在接受采訪時稱,目前,中國企業跨國并購的投資主體、投資領域和投資“胃口”都在發生顯著的變化,5年以后,這種趨勢將更為明顯。


楊亨介紹說,以往,中國參與跨國并購的主體多為大型國企和主權財富基金,它們大量涌入拉美、非洲和東南亞等地,而且行事“高調”。并購的目的是以獲取資源為主,所涉領域為石油、礦產、農業,且投資量大。


但現在,參與國際并購的中國企業出現了許多新面孔,并涉足了一些新領域:其主體力量轉為大型私營企業,也包括此前把經營重點放在國內市場的中等規模私企、剛上市的公司、小型企業,當然還有開始放眼世界的省屬國有企業。它們的并購目標更多地鎖定歐美市場,不僅是為了開拓當地市場,也為了保證自身在國內市場的競爭優勢——從國外購買技術“武裝”自己,并借此打造一個國際化的平臺。


中金公司投行部董事總經理徐翌成表示:“國企并購更多看行業,對于民企而言,則更注重企業的行業地位、市場份額、技術、品牌以及各方面綜合實力?!泵衿罂山韬M獠①徶畽C,或許會從一個立足本土或區域性的企業成長為全球化的企業。


三、歐洲仍是最受歡迎市場


    英特華曾以中國350家“規模適中、財務健全、擁有專業經驗的國際化團隊以及有意通過并購方式向海外擴張的代表性企業”為目標進行了一項調查,約75%的被調查對象選擇歐洲或美國作為主要的投資目的地。

 

歐債危機發生后,歐洲成為中企海外并購最活躍的地區,眾多具有標桿性意義的并購都在歐洲完成。當時市場普遍分析認為,歐洲企業估值普遍較低,處于去杠桿化過程,深陷債務泥潭的眾多歐洲國家亦十分歡迎中企“抄底”。

 

英特華并購部董事總經理陳建剛曾表示,目前中國企業選擇的潛在并購對象以歐洲企業為主,其次是美國和日本的企業。相對南美地區而言,這些地區的并購風險較小。


    高偉紳律師事務所(Clifford Chance)全球公司業務主管馬修?萊頓(Matthew Layton)表示,盡管交易數量低于歷史正常水平,使得謹慎觀望成為主流,但歐洲并購市場仍受到亞太地區投資者的極大關注。


高偉紳律所亞太地區并購業務主管Roger Denny對記者補充道:“歐洲仍具備吸引力,我們預期,亞洲的海外投資趨勢將會延續并且歐洲將是其中的主市場。


并購交易的事實顯示,歐洲仍會是中國海外并購最受歡迎的地方,尤其是英國、德國和法國。


中國在歐洲投資的私募股權投資公司A Capital的合伙人龍博望(Andre Loesekrug-Pietri)表示,“十二五”規劃中鼓勵扶持的領域,比如新能源、新材料、升級制造業等,大多與歐洲尤其是德國的龍頭產業有契合度,這會鼓勵有實力的中國企業進行全球化布局戰略。


12月4日,在上海訪問的德國漢堡商會首席執行官施密特?泰倫茨(Hans-J?rg Schmidt-Trenz)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專訪時說:在漢堡的中資企業很多是較大的企業,比如中遠、寶鋼等,還有很多是中國公司在漢堡設置的一個貿易分支機構。我們大概有個估計,就是中國的中小貿易企業差不多占到在漢堡投資的中資企業的80%左右。


鑒于中國投資給英國帶來了看得見、摸得著的實惠,英國正千方百計吸引更多的中國投資。英國首相卡梅倫訪華,被英國媒體定性為“吸引中國投資之旅”。


法國總理讓?馬克?艾羅在5日中午的中法經濟研討會上向兩國企業家表示,中歐是命運共同體,感謝中國對歐元的支持,并稱其支持中歐投資協議談判,將在三中全會方向指導下加強與中國的經貿合作。


李克強總理的東歐之行也為中國企業“走出去”鋪設了一條“快車道”,為中企把機遇“兌現”,將潛力轉化為“現實成果”,打造對外投資“新亮點”奠定了基礎。?


四、消費品、奢侈品成并購“新寵”


在并購領域有著30多年經驗、全球最大并購聯盟——并購國際集團(M&A International)副總裁李何華(Howard Leigh)在12月上旬接受專訪時說:“我們看好全球并購的前景,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中國?!崩詈稳A還指出,從近年來的趨勢看,消費品行業一直是中國企業最熱衷的一個并購領域。中國日益壯大的中產階級,為各國的出口企業和世界經濟帶來了新的機遇。到2020年前后,中國中產階級人口將達到6億。如此龐大的中產階級消費層也帶來了對優質商品和服務的大量需求,這無疑為中國的企業創造了很大機遇。?


為了滿足中國日益壯大的中產階級的需求,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將走出去收購兼并,而在英國等海外市場,我們有許多提供優質商品和服務的企業和品牌,有望成為中國企業有吸引力的并購目標。


瑞銀董事總經理、中國并購組負責人彭菲力在接受采訪時說:中國現在有一大批中產階級,工資攀升的消費者也越來越多,他們有能力購買質量更好的些國外產品,但中國消費者不信任中國的企業,信不過中國企業的產品質量,在食品業尤為如此。對于國內公司而言,則能通過與海外公司的并購來說服中國消費者信任他們的產品。


中國中產階級的崛起,為提升飲食、醫療、旅游等相關高端行業“升級換代 ”注入了強大活力,從而推動消費品、奢侈品行業成為并購“新寵”。


復興集團總經理梁信軍強調中產階級在這一領域的巨大消費潛力,因為中國的中產階級大多數都是新進入這個階層,在高端消費品領域“沒有庫存”,都是從零開始,所以消費能力比歐美中產階級高很多。


復興近年來投資地中海俱樂部(Club Med),希臘時尚配飾品牌Folli Follie其實都是從“中國消費升級”這一邏輯出發,并已經取得豐厚回報。今年復星又入股美國高端女裝品牌ST.JOHN、意大利頂級男裝品牌Caruso。?


從并購領域來看,中企的跨境并購方向也出現了一些轉向。Dealogic數據顯示,2012年至今,中企對采掘、化工、鋼鐵等工業領域上游行業的跨境并購金額較之2011年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化工領域的降幅達到97.8%。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對于消費品、食品飲料、機械、交運等中下游領域的投資額則出現激增,其中對消費品的投資激增4倍以上。


去年5月,光明食品有限公司宣布,根據雙方協議,光明食品收購英國著名品牌食品企業Weetabix公司60%股權。


今年6月19日,萬達集團以3.2億英鎊收購英國高端游艇制造商圣汐91.81%股權。這是去年山東重工收購意大利游艇制造企業法拉蒂之后的又一起游艇收購案例,順應了國內經濟發展帶來的對奢侈品消費需求增長的趨勢。?


從中國企業的海外并購交易中,越來越呈現出行業的多樣化,制造業、消費品、醫藥、基礎設施等行業都表現出對跨境并購的興趣。這也是因為中國企業在發展壯大后,開始謀求通過海外收購來實現產業升級,提高產品附加值,或者尋求更大的市場機會。


五、 不再輕言抄底——跨境并購“謹慎化”


中國海外并購元年”——普華永道曾這樣形容2009年中國跨境并購市場的火爆形勢。由于受到2008年金融危機沖擊,歐美企業資金鏈普遍收緊,受沖擊相對較小且手握充足現金的中企看到機會,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海外抄底”跨境并購高潮。


抄底”這兩個字要算是2008年-2009年間從中企到行業專家談及跨境并購時最常使用的詞匯。眾多業內人士都曾在上一輪危機中熱衷于討論“抄底”的時機問題。但各類“抄底”并購失敗的案例很快出現,“給熱衷‘抄底’的人們兜頭潑了一大盆涼水”,如中國平安的“富通之痛”就不斷敲著警鐘——富通集團的“慘淡經營”狀況仍是懸在投資者心頭的一把利劍:“抄底”不成反被“拖下水”,海外廉價資產的“餡餅”背后,很可能隱藏著諸多“陷阱”。


現在的機會實際上比2009年那時候更好,一些之前想不到的項目也出現了?!币晃婚L期進行海外投資的企業界代表如是表示。他雖然認為目前機會更優,但并不愿言及“抄底”二字。他說,“抄底”的討論已漸行漸遠。


國企并購資深顧問倪一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提醒:目前全球均面臨風險,美國有財政懸崖,歐債危機還在演進中,或深不可測,有經驗的國際買家都會注重風險控制。謹慎會避免大的風險。


即使是在是最好的投資時點,也不能輕言“抄底”。所謂“抄底”,復星集團執行董事、高級副總裁兼財務總監丁國其并不認同?!笆裁词堑??關鍵要看自身的風險承受能力?!倍浔硎?,,所謂收購對價的高低貴賤,不能橫向比較絕對值,而是要看未來是否有能力收回投資,不同的收購方“底價”是不同的;同時,收購方的資源協調能力,也是考量并購成功與否的關鍵指標。


李何華(Howard Leigh)近日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說,收購的戰術也很有講究,最好是先買入少量股權,再慢慢逐步提高持股比例。


英特華在一份報告中指出,更值得關注的是,中國企業尋找的并購目標開始從大型公司轉向中小規模企業,并且也開始嘗試“戰略性購并”,即占少數股份,在中國國內與并購對象建立由自己控股的合資企業。


陳建剛同時提醒,雖然許多中國工業制造企業看好并購對象的業務與其國內業務之間的協同效應,期望以并購提升競爭優勢,但“走出去、帶回來”這樣的發展路徑從長遠看并不適用所有企業,中國企業應該放眼全球,不必緊盯國內這一單一市場,“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


并購市場資訊公司中國區代表王笑墨認為,在美國和歐洲各國經濟衰退的情況下,中國的經濟也不能獨善其身,中國企業在短期內很可能會對海外并購投資采取較為審慎的策略。


回顧一下,中企從危機突降時的高調海外抄底,到如今審慎評估跨境并購機會,其跨境并購已悄然出現了些許變化。有跨境并購專業人士認為,這些變化正是中國企業跨境并購更加理性和謹慎的表現。


六、并購支付方式偏好“現金化


普華永道在一份報告中指出,中國企業并購海外目標企業也面臨著融資困難、審批程序復雜的問題。


在并購時,同樣的幾個買家,中國企業往往出價高,但未必能得到。境外目標企業擔心,你的融資是否可靠,能不能完成交易?!逼杖A永道中國稅務部中國企業服務主管合伙人黃佳表示,目前《貸款通則》明確規定不得用貸款從事股本權益性投資,《商業銀行法》也未明確是否可以為企業并購提供貸款,許多投資監管上的限制已經成為企業海外并購的掣肘因素。


“從政府和銀行層面,如何讓各大銀行的參與度更高,了解真正意義上的并購貸款融資成為亟待解決的問題?!秉S佳表示。


成功走向海外并成功立足的中興通訊曾總結道,“走出去”戰略的一個成功經驗就是產業與金融的結合。中興通訊建議,中國的金融機構“走出去”和產業“走出去”應該加強溝通,盡量同步發展。


中國金融機構可以更多在海外布局,這樣除了與企業直接合作,也可以與企業的客戶一道合作,形成產業鏈融資、投資、貿易金融一體化服務,而“這種模式扎根更深,也更具發展前途”。


匯豐銀行工商金融服務機構派駐英國的中國業務部總經理吳威以歐洲市場為例表示,歐洲的金融市場 比較成熟,有很多新型的金融產品,“中國企業在歐洲除了了解當地政策法規開展業務外,根據自身的業務特點和需要,在眾多金融產品中找到合適的產品,以獲得更多的利益,也是十分重要的”。?


其實,困擾中國企業的,不僅僅是與各國溝通的問題。除了政府層面的政策作用,當下中國金融體制仍然需要進一步改革。而且,中國雖然擁有高額的外匯儲備,但是企業海外并購所需的融資資本并沒有包括在內,也就是說,高額外匯儲備與海外投資借款尚未形成良性互動。


在上述情形的制約下,出現了并購支付“偏好”現金化”的傾向。


連漣在2013年03月接受財新記者采訪時說:2009年以來,現金交易在整個并購交易中的比例呈現逐年上升的趨勢。根據統計,2008年現金交易的支付方式占交易對價的比例為76%, 2009年銳減至61%,隨后逐年上升,至2012年該比例升至73%。


這組數據反映,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企業積累了很多現金。賣方往往會歡迎現金支付,而且如果使用股票或者債券,買賣雙方對證券未來的價值的判斷可能也存在不同,從而為達成交易帶來復雜性。


另外,國際上并購交易采用股票對價的也很多,但在中國特別是跨境交易方面使用地較少。首先國內市場的并購交易如果發行股票需要較多的審批環節,其次在跨境并購方面發行股票收購中國企業受到較為嚴格的法律監管。按照商務部的規定,跨境并購支付的股票必須是上市公司的股票,但往往目標企業國內的股東也面臨著如何持有國外上市公司股票的問題。


但這種現金支付方式存在著匯率波動帶來的風險,從而給并購活動的成敗帶來不確定性,最好先兌換成并購目標國的貨幣再予以支付。


七、 金融機構參與“擴大化


中金公司投行部董事總經理徐翌成認為,目前,國內市場并購融資環境沒有得到很好的改善,金融資金支持仍不夠。除幾個大央企之外,國企和民企都存在資金問題。中金一直呼吁建立多種形式的資金支持體系,PE資金進入并購是最合理的市場化運作方式。


作為中資投行,我們會更多

根據客戶的戰略發展需要,利用海外網絡尋找項目,并與海外機構進行更多合作?!敝薪鸸就顿Y銀行部并購業務負責人王子龍在接受專訪時表示。


由匯金公司持股近50%的中金公司,其國際化布局領先于其他中資投行。在公司建立之初,中金就在香港成立了子公司,如今中金在歐、美、新加坡等主要市場均有分支機構,并獲得了相關的業務牌照。


目前在跨境并購領域,不管是金額和數量上,中金仍是中資投行中的老大。從2007年開始協助中鋁戰略投資力拓礦業,2008年幫助中海油服收購挪威AWILCO鉆井公司,到2009年上海電氣收購美國高斯,中金參與的交易遍布全球各地,也從早期單純的資源能源類并購轉向全球產業整合。


王子龍還表示,中金對中企的決策方式、決策路線、審批過程、融資方案都比較了解,這對完成交易有很大好處。同時也更能站在中國企業的立場,從價值判斷、法律風險、交易流程管理等方面對經驗不足的企業予以支持。比如,當一些國企進行規模較大的跨境收購交易,需要國家政策性銀行的貸款支持,中資投行在交易中的角色就有其獨特意義。


當《21世紀》記者問到目前跨境并購在中金投行業務中占比多少及未來對發展跨境并購的規劃是什么時,王子龍回答說:由于跨境并購根據市場波動具有一定的隨機性,所以目前這類業務在投行整體收入中占比相對較小。但我們看到跨境并購業務的上升趨勢,也在不斷調整布局。比如,我們注意到民營企業涉及并購越來越多,中金公司的客戶群也從以國企為主轉型至國企民企并重。


新聞和金融數據提供商——湯森路透集團最新報告顯示,今年迄今中國金融機構參與的并購交易總金額達353億美元,共計562項,較去年同期的400.1億美元下降11.8%。在從事并購顧問的投行排名方面,中信(CITIC)位列榜首,其名下總計五項并購交易,金額達52億美元。


致同會計師事務所首席合伙人徐華提醒,企業需要提高警惕,善于利用投資銀行、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等中介機構做好盡職調查,規避風險。同時,政府需要加快金融改革,放松管制,發展債券市場、股票市場、資產證券化,增加非銀行類的金融機構和融資媒介,幫助中小企業擴大銀行貸款之外的融資渠道。


瑞銀專業人士菲利普?帕特納:中國企業如果想走出去,想在海外進行大型的戰略收購,他們就需要在不同收購地區有業務的公司,來告訴他們當地情況,如何開展并購,幫助他們聯系關鍵的決策者。同時,中國企業還需要PE等金融機構提供多樣化的服務。例如,中國公司要走出去,想要融資,就需要金融機構幫他們分析在本土市場融資會是怎樣,分析A股或人民幣債券的融資情況,也可以分析國際市場上融資的情況。比較發行A股好,還是美元債券好。


全球最大并購聯盟——并購國際集團(M&A International)已與沃特中國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推動中英兩國間的跨境并購及融資業務合作。 ?


凡此種種,都表明投行參與中企跨境并購所占份額呈“擴大化”趨勢。投行日益成為中企成功跨境并購的“左右手”。


八、反思并購標的“選擇化


上海證券報問及李何華對中國企業海外并購有何建議時,他說:一個建議是,企業從事跨境并購,一定在事先搞清楚并購的最終目的,比如是希望得到技術、品牌還是市場等。


對此類問題,中國企業的管理團隊和決策層必須清楚,成功的海外并購必須以充分的商業論證為前提,能夠向所有利益方準確闡釋項目計劃或交易目的;必須具備靈活變通的能力,了解全球并購交易的規則并適時而變。否則,在跨境并購中會“人云亦云”,陷入“為并購而并購”的盲從“沼澤地”中不能自拔。香港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宋敏稱,對于中國企業來說,當下的海外并購時機比較好,企業應該大膽地試一試,在風險策略上要主動,不過他又強調,這并不是說鼓勵企業要一窩蜂地走出去。


平安財智投資管理有限公司CEO、首席投資官王紅波于12月8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第十二屆中國企業實施‘走出去’戰略論壇”發言中,分析了中企海外并購中存在的一些問題,包括承接海外的落后產能、在收購品牌時也接下很多包袱等。


王紅波指出,首先,一些中國企業海外并購的出發點存在問題,很多企業把非商業因素加到了商業目標里,還有一些企業過于強調要做大做強,過于看重規模,而往往忽略了并購的風險。


其次,因為長期落后于別人,中企往往缺乏耐心,一有并購機遇,便急不可耐地去承接歐美企業的產業轉移,其中承接了很多落后產能。在落后產業領域成為全世界老大,沒有任何值得驕傲的地方,這是我們要反思的。


還有,中企在海外并購時,往往是機會主義,而不是戰略在引導。這些年,中國經濟發展很快,很多中國企業成長也很快,在中國IPO上市后拿到巨額現金,在中國的市場份額也是第一。人在成功的時候最容易犯錯誤,最容易頭腦發熱。這時候不經意間送上一個并購機會,很有可能就是一個陷阱。


最后,在品牌上,中國企業在海外并購時也忽略了很多因素。王紅波指出,一個品牌有很多歷史文化,而并非一個孤立的東西。國外的品牌搬到中國,是不是能夠落地生根?而且,中國的企業家喜歡某個國外的品牌,但買回來的卻是整個企業,它的背后有勞工和工會,有過剩的產能,可能是個很大的包袱,跟當初想要的完全是兩碼事。
如果中國企業海外投資或收購的目的在于獲取技術或品牌,必須妥善把握目標公司與自己在技術或品牌上的“跨越度”??缭蕉忍」倘徊蛔阋猿蔀闈M意的投資收購對象,跨越度太大也可能使得交易后整合的風險和難度過大。比如,如果投資收購方在技 術實力上與目標方差距太大,很可能無力消化吸收目標方的技術,或無法留住目標方的高端技術人才。如果投資收購方在品牌定位上與目標方差異太大,交易也可能造成目標方品牌價值的流失。


這一番中肯之語,不能不引起中企跨境并購中對并購標的的全面思索。


資深行業人士、沃特(中國)財務集團首席執行官張志浩在接受專訪時表示,“中國企業家切勿因為過度追求跨境并購成功的良好感覺,陷入為交易而交易的漩渦,而忽略了交易最核心的步驟和細節,導致交易流程失控和經濟上的損失。


另外,跨境并購是否成功的核心問題,簡而言之,貴不貴?值不值
?


張志浩認為,并購交易的根本目的是在于收購以后企業間的協同效應帶來的增值部分。因此,并購定價的重要參考數據應是基于協同效應和被收購企業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之和來考慮。如果交易價格低于的這兩者之和,那么在這個金額之下的價格都是合理,甚至合算的。否則需另當別論。沒有公允專業的盡職調查,就很難真正理解對方企業的運作及核心競爭力。
?


業內專家建議,中企在開展跨境并購交易的過程中需做好盡職調查,明確收購目標和策略,在此后的運營過程中不但要提高自身產品質量等“硬實力”,還要掌握控制市場風險,駕馭資金鏈等在海外長足發展的必備“軟實力”,以便在“走出去”后成功“走下去”。


此前曾參與多起跨境并購交易的貝克?麥堅時北京辦事處首席代表賈殿安建議“出?!逼髽I做好盡職調查。就法律層面而言,有幾個問題值得注意:

  • 新聞中心
熱點查詢
  • 關鍵詞:
  • 欄目:
  • 開始日期:
  • 結束日期:

  • 熱點信息排行
京ICP備14003720號 中鐵國際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復興路69號中國中鐵大廈C座  郵政編碼:100039  電話:010-52680099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a片在线观看免费 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